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你执迷的将决定你的命运

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無以爲!達命之情者,不務命之所無奈何!

 
 
 

日志

 
 
关于我

河南永城人\农民\父母健在\有耕地六亩\房屋数间\现蜗居深圳\有一只猫咪\两只狗狗\春秋四季\婚了\离了\年近不惑\澄明不来\一个臭皮囊\半点个性\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江南忆  

2009-09-24 10:4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321 深圳-上海

上午十一点过五分,巨大的波音777南航客机降落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这是我第三次走近这座中国最大的城市,也是我第二次踏在她的土地上,这个在我的想象里冷艳、富庶、荒凉、寂寞的都市。每逢此地,就像面对一个彼此没有缘分的姑娘,你根本没有心思打量她,即使你百无聊赖地站在她的面前3个小时,5个小时,甚至麻木了手脚,寂寞了眼神,你都不会的。
第一次是什么时候呢?努力了半天,记忆却如北方冬天的乔木,只有几近淹没在天空里的那些褐色的躯干了,每一片曾经摇曳的叶子都已远去,无法复制,无法清晰,除非,你能够再次拥有一个春天。那好像是在 1994年的冬季,寒假,我记不得是从杭州乘火车回河南老家过年还是从徐州乘火车返校上学了,反正是一样糟糕的两端加上同样糟糕的1000公里。那个时候的火车,缓慢、简陋,拥挤,误点,叫人难以忘记的时代特征在那个绿色的长长的怪物里放肆的铺张,我深陷其中,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弥漫着千般味道的空气,南去,北上……忽然就停了,怎么等都没有要开动的意思,车窗外一片黑色,和杭州、徐州的夜色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多了那么零星几点高处的灯光而已,直到车窗外飘过的播送误点通知的女声提醒我,我这是停在上海了,这个我只在地图上,电影里,甚至传说中听闻的大都市,和满满一车站着的人们,一站就是3个小时,也有可能是5个小时,夜色里停的,夜色里走的,除了那双脚还疼痛在1994的冬季里,这就是我的第一次上海的全部记忆了。
应该说,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离上海这个城市是很近很近的,那时候的火车虽慢,三个小时还是可以到的了的,时间我有的是,因为,94,95,96,我就在设于杭州的浙江广播电视高等专科学校学习,如今这所学校已经改名异姓了,据说名曰浙江传媒学院,我无法对这个名字和她那一片不曾得见的崭新的校舍产生感情,也不曾有一丝一毫要去探寻的欲望,杭州,12年之后,对于我,竟全然的在陌生里退却,隐去了。现在,每每有人问起我的大学时,我总是要先陪上笑,因为,我很难一两句说得清楚,我原来的母校没有了,名字又长,没有名气,要说的明白这很考验问话者的耐心和听力,说到最后我总会添上一句,我说我的亲生母校已经没有了,只有继母学校。
考上这所学校纯属偶然,甚至完全可以说是鬼使神差,记得当时高考填报志愿结束,准备去交表的时候,无意中翻到了那么一页,上面端然写着——浙江广播电视高等专科学校  电视摄像专业(杭州,招生1名),我想我当时根本没有看清楚这个学校和它所列的专业内容,如果看得仔细就不会有后来的我黑色幽默般的江南记忆了,只是两个瞬间弹出的大字吸引了我,那就是杭州,杭州!传说中的人间天堂,对于我这样一个生活半径不曾超过20公里的乡村少年来说,那该是多么巨大的诱惑啊!我直接就把已经填就的第三志愿给改了,改填了这样一个专业,这样一个到目前为止我还在继续从事的专业——摄影。说来多少是有些荒唐的,记得那张白色的大学入学通知书除了必有的规范客套之外,还有那么叫我痛苦的一条:请入学的学生自带相机一部。相机,这玩意离我的生活我很难用具体的长度来形容她和我的距离,我只能说,太遥远了,记忆里好想只看到过乡上相馆里硕大的木头匣子,我个人的影像历史,在考大学之前也只有7岁的时候,12岁的时候两张1寸的小照,且如今早已不知去向。可是,那么大的木头匣子多大啊,怎么带的了,再说,我又到哪里去找,又如何能够拥有,这是个天大的难题?最终我也没有带相机去杭州,就这样开始了我的摄影之路。
平生第一次离开家乡河南,就一脚踏进了富庶了千年,妩媚了千年的江南。书上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我生也尚晚,去也尚早,我不知道天堂是如何美的,遗憾的是,我虚度了几百个日夜的杭州,我也竟然说不出她的好来,我只能在柳永、白居易的词里、诗里去体味一二,记忆里的江南,竟然是泛着旧色的千年诗篇余味。
我们专业有14个学生,后来陆续增加到18个,来自13个省份(好像是)。大学的第一堂课,惯例,同学们要自我介绍一番,轮到我时,我也不怵的,很自信的介绍了自己,甚至文言了一下,可最后那结果,叫我至今脸红,什么样的结果呢?一开始大家超级安静,安静得似乎空气中一直拖着我最后一句话的余音,然后是哄堂大笑,敲桌子的笑,当时我就懵了,笑什么呢?我说错了什么吗?过了好久我才反应过来,我是用河南原生态家乡话介绍的自己,我不会说普通话啊,我说的话我的家人和家乡人都听得懂的,我这样说了19年了,我没有丝毫的做作,可是,在座的诸君听不懂啊,他们可不认为我这是幽默,所以就笑,好玩,一想到这我尴尬的表情就立马被泪水淹没了,曾经没用的19岁。这之后,我差不多三个月没有开口说话,直到后来我可以蹦那么一句两句“普通话”的时候,才“重新做人”。
大学课程非常的轻松,下午几乎都是没有课的,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实现了“双休”,日子过的总是很快,就像我如今所在的岭南的冬天,不打照面的就走了。每至“双休”,西湖总是要去的,带上一大瓶凉开水,从食堂买上一打馒头,走路去,舟山东路-大关路-武林门-湖滨路-栖霞岭……一路的走过去,总是逆时针绕着西湖走,天黑了走回来,和风景无关,和风雨无关,和风月无关,就这样,估计我走过那么20、30趟的吧,如今这条路,也如杭州般,在陌生里退却,隐去了。西湖十景,西湖新十景,我都说不出一半的,那些当年挤在嘴边随口吟诵的雕刻在西湖诸景里的诗词篇章,也随着那一份荒芜、陌生而远去了,即是如此,我的西湖或者说杭州的记忆,竟依然是那些诗词余味的挽留,而曾经走过的路都没有印痕了。在杭州的岁月,除了那条西湖的路,梅家坞、灵隐寺、九溪十八涧、钱塘江潮我都是没有去过的,更不用说上海、乌镇、周庄、绍兴、桐里、千岛湖、天目山了,那个时候兜里只有学校的饭票,可以在市面上通用的票子少少,不舍得动用的,我只能重复走在那条廉价的西湖的路上,一直走到今天的忘却,陌生……
每次回家、返校,上海是必经之地,除了那次黑夜里的长留,每次也就那么12分钟,就走了,所以上海之于我,就是一个站台,一个不曾落脚的站台。 她的冷艳、富庶、荒凉、寂寞都是我想象的,这个想象一直持续到2074。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